欢迎来到网上玩棋牌能赢钱吗! [登录] [注册]

田文林:利比亚如何从天堂坠入地狱

图:受西方支持的利比亚“民族团结政府”今年5月与“国民军”交战 法新社

  利比亚地缘与能源位置均很重要。1969年卡扎菲领导的“自由军官组织”政变推翻伊德里斯王朝,建立起现代利比亚,并将该国建成非洲人均收入水平最高的国家。在2011年利比亚陷入动荡,西方乘机武力干涉,推翻执政42年的卡扎菲政权,利比亚由此从天堂坠落地狱。

  一、“以压促变+军事干预”:卡扎菲向西方投诚,最终仍招致军事打击

  1969年卡扎菲当权后,内政谋求独立自主,采取一系列保护民族利益的措施,如收回美英在利比亚军事基地、废除同西方公司的不平等协定、将石油资源收归国有等。外交上,卡扎菲倡导阿拉伯世界联合自强(后来转向强调非洲国家联合),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。正是因为卡扎菲强调独立自主的内外政策,使其长期被西方大国视为异类,并想方设法进行外交孤立、经济制裁乃至军事打击。

  美国对待利比亚的政策主基调就是“遏制+制裁”。过去几十年中,利比亚先后被西方国家扣上“流氓国家”、“失败国家”、“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”等诸多恶名,并对利比亚进行经济制裁,乃至“外科手术式”军事打击,试图对卡扎菲实行“斩首”。卡扎菲本人也成为西方媒体嘲讽奚落的对象。

田文林:利比亚如何从天堂坠入地狱

  利比亚国小力薄,西方国家的长期制裁和孤立使其经济蒙受巨大损失,外交空间拓展受到限制。1991年苏联解体,使原本亲社会主义阵营的利比亚失去“靠山”。“9·11事件”后,美国先后以“反恐”和“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”为名,武力推翻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权,以及伊拉克萨达姆政权,这令长期与美国作对的卡扎菲政权深感震惊。

  在此背景下,利比亚大幅调整外交政策,日趋从“反西方”转向“亲西方”。一是主动与美国加强反恐合作。“9·11事件”发生不久,卡扎菲就明确表态,称美国有权对“9·11事件”制造者进行报复,美国在阿富汗采取的军事行动是“正义的”、“自我防卫”。同时,利比亚政府宣布停止支持国际恐怖主义组织,并向美国提供数百名“基地”组织成员资料。利比亚还帮助西方情报机构向伊斯兰恐怖网络渗透。二是主动放弃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。2003年12月19日,即萨达姆被捕一周时,利比亚正式宣布放弃研制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,并接受国际社会的武器核查。2004年1月,利比亚正式批准《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》,并正式申请加入《禁止化学武器公约》。三是赔偿洛克比炸机事件遇难者。2003年8月,在洛克比空难近15周年之际,利比亚同意向泛美航空公司上的遇难乘客和地面遇难人员家属支付27亿美元巨额赔偿。四是向西方石油公司输送利益。2005年1月禁运取消后,利比亚同外国石油公司签订了15个合同,其中11个是同美国公司签订的,包括雪佛龙德士古、西方石油公司等。利比亚与西方关系由此迎来“蜜月期”。美欧政要纷至沓来,卡扎菲俨然成为西方的座上宾。

  卡扎菲早期推行左倾冒险主义,得罪了西方国家和部分阿拉伯国家,晚年又转向右倾投降主义,大张旗鼓地“归顺”西方,并交纳了若干“投名状”。但西方骨子里并不接受卡扎菲。卡扎菲就像《水浒传》中的宋江一样,明明已经背叛昔日阵营,树立起“忠义”和“招安”大旗,但西方国家就像赵家皇帝一样,对其始终心怀戒备,一旦利用价值榨干,便一脚踢开。2011年,当卡扎菲遭遇国内抗议后,美欧“老朋友”非但没有出手相助,反而鼓动联合国通过授权在利比亚设立“禁飞区”的1973号决议,北约随后打着“维护联合国决议”的幌子,对利比亚发动代号“奥德赛黎明”的军事行动,最终在当年10月20日将卡扎菲抓获并虐杀。由此使执政42年的卡扎菲政权彻底消亡。

田文林:利比亚如何从天堂坠入地狱

图:二〇〇九年正值卡扎菲执政四十年,的黎波里街头张灯结彩法新社

  二、“带路党”和“两面人”加速利比亚的自毁进程

  利比亚从“反西方”转向“亲西方”,最终导致政权垮台,除外部压力及卡扎菲的机会主义倾向外,西方长期培植的“带路党”,加速了利比亚的自我毁灭。这其中,最典型的就是利比亚“坑爹”接班人赛义夫。卡扎菲有七子一女,其中次子赛义夫最受宠信,并被寄予厚望。赛义夫名义上只是卡扎菲慈善基金会主席,实际却是利比亚仅次于其父的第二号人物。而赛义夫长期接受西方教育(2000年在奥地利获得MBA学位,2008年获得伦敦经济学院博士学位,通晓英语、法语和德语),已经被彻底“洗脑”。赛义夫成天以“现代派”自居,满脑子西方价值观思想。正是在赛义夫游说下,卡扎菲改弦易辙,从“对抗西方”转向“投靠西方”。事实表明,利比亚投靠西方是“热脸去蹭冷屁股”。一待利比亚2011年国内有难,西方国家马上凶相毕露,并将卡扎菲政权赶尽杀绝。赛义夫本人也被囚禁6年,2017年才获释。因此,赛义夫被网民戏称为“赛坑爹”。

田文林:利比亚如何从天堂坠入地狱

图:2011年5月,的黎波里街道沦为废墟 美联社

  此外,西方在利比亚长期培植的反政府势力和“带路党”,也在关键时刻发挥了关键作用。据报道,利比亚反政府组织“利比亚论坛”的创始人阿里·拉马丹·阿布扎库克,“透明的利比亚”创始人阿布德尔·马吉德·比乌克,以及逃到伦敦的《消息报-利比亚》主持人阿舒尔·艾尔-沙弥等人,均受到美国非政府组织“国家民主基金会”(NED)的资助。这些反政府人士在利比亚陷入动荡后表现活跃。后来曾担任利比亚总理的扎伊丹与西方关系密切,曾出任“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”驻欧洲代表,在说服法国总统萨科齐支持利反对派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  利比亚政府内部也有许多“带路党”和“两面人”。2011年利比亚出现动荡后,国内很快出现军队倒戈、高官叛逃、部族反水等“塌方式”反叛活动。例如,利比亚内战期间成立的反政府组织“全国过渡委员会”(NTC)成员均为卡扎菲政府前高官:委员会主席穆斯塔法·阿卜杜贾利勒·贝达,曾任卡扎菲政府司法部长;外交事务负责人阿里·阿卜杜拉齐兹·伊萨维,曾任卡扎菲政府经济和商业部长,后任驻印度大使;叛军首领阿卜杜·法塔赫·尤尼斯·阿比迪,曾任政府内政部长,在军中享有威望。这些人叛变投敌后,掉转枪口,成为推翻卡扎菲政府的马前卒和先锋官。

  三、利比亚一夜间从“天堂”坠入“地狱”

  在2011年“阿拉伯之春”的示范效应下,利比亚民众起身抗议。其原本是为了争取更大权益,过上更好生活,不料却引发西方武力干涉和本国政权垮台,利比亚几乎在一夜间从天堂坠入地狱。

  从经济角度看,利比亚经济从“非洲最富国家”变成“非洲动荡源头”。中东剧变前,利比亚原本是非洲最富裕的国家。2011年之前,该国人均GDP达1.38万美元,人均寿命超过77岁,2001—2005年通货膨胀率只有3.1%,并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。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(2010)显示,在所有非洲国家中,利比亚生活水平最高,婴儿死亡率最低,人均寿命最高,营养不良人口不到5%(比美国还少),贫困人口比例比荷兰还低。但这一切在2011年戛然而止。卡扎菲政权垮台,使利比亚由“人间天堂”变成“人间地狱”,从此陷入武装割据、经济停滞、极端恐怖势力丛生的混乱局面。由于国内战乱不断,该国石油出口急剧下降,由战前每天160万桶,降至目前30万桶左右。该油生产骤降使利比亚每天损失1300万美元。当地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卡扎菲关于激进民主的不切实际的梦想,最后终于被实现了:利比亚人自己管理自己。警察几乎不在了,的黎波里的路灯无论红绿,都没人在意。废弃的污水处理厂任由粪水直接流动地中海里,居民把自家垃圾运到荒废的军营。利比亚日渐沦为经济困难的“失败国家”或“半失败国家”。

  从政治角度看,利比亚中央政府垮台导致利比亚陷入一盘散沙、四分五裂的局面。利比亚主要由的黎波里塔尼亚、昔兰尼加和费赞三大部分组成,彼此联系并不紧密。卡扎菲政权倒台后,将三大部分凝聚在一起的中央政府不复存在,因此,昔兰尼加、费赞等地区谋求自治倾向越来越明显。而且,这些地方武装组织不仅要求高度自治,还谋求控制本地区的石油生产和出口,由此严重殃及利比亚经济命脉石油的生产和出口。与此同时,利比亚国内部族林立,境内有上百个部落。民众部族意识强烈,忠诚对象总是沿着“家庭—部族—部落联盟—国家”的方向依次外扩,越往外忠诚度越差,感情越淡漠。一般来说,在这类国家进行有效统治,唯有实行强有力的中央集权。卡扎菲的强人统治虽然毛病不少,但至少保证了国家的稳定与秩序,使政府有能力为民众提供各种公共产品。而卡扎菲政权倒台使利比亚陷入全面内乱。自2014年8月以来,利比亚出现了“两个议会、两个政府”的分裂局面。此后,利比亚又出现了三个政府、两个议会并存的局面。利比亚事实上已经陷入国家分裂。

  从安全角度看,利比亚从“稳定绿洲”成为“恐怖主义输出地”。利比亚原来是中东稳定绿洲,“基地”组织等极端恐怖势力被完全屏蔽在国门之外。利比亚陷入动荡后,极端势力乘势在利比亚发展壮大,出现了“利比亚伊斯兰战斗团”、“伊斯兰王国”、“利比亚伊斯兰改变运动”、“班加西伊斯兰教法虔信者”、“德尔纳伊斯兰教法虔信者”、“谢赫奥马尔阿卜杜勒拉赫曼旅”等诸多极端组织。这些组织活动肆虐,利比亚绑架、暗杀和抢劫等事件频频发生。连总理扎伊丹都遭遇绑架。2014年4月13日,就任刚几天的临时政府总理萨尼就因遭受死亡威胁辞职。近年来,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因叙利亚、伊拉克遭受打击,逐渐向利比亚等北非地区转移。“伊斯兰国”在利比亚东部和中部地区建立基地,并控制苏尔特(卡扎菲的老家)和哈拉瓦等地区,并四处出击,多次针对油田设施、哨所、加油站、海外目标发动袭击。利比亚俨然成了非洲动荡的新源头。

  从外交角度看,利比亚重新沦为西方的跟班和附庸。从历史经验看,西方国家对第三世界国家进行控制的最有效办法之一,就是使这些国家保持政治软弱和经济依附性,而不得不依靠外部大国。为确保对战后利比亚进行有效控制,英法不可能允许利比亚再出现“卡扎菲式”的民粹主义/民族主义式领导人,因此其一面剔除导致利比亚保持独立性的势力和制度,一面大力培植落后的依附性势力和政治制度。利比亚战争期间,反对派为换取法国的支持,曾承诺战后法国可控制利比亚35%的石油生产。2011年10月中旬,时任过渡委主席的贾利勒宣称,利比亚新政府将“优先考虑”让西方参战国进入利比亚商业领域。有分析指出,利比亚兴起的各种反政府运动,均谋求终结卡扎菲时期的政策,谋求将石油卖给西方、蔑视大众、热衷新自由主义,如果有可能,建立一个镇压民众的政府。因此,不管利比亚未来保持分裂还是建立统一政府,都很难像过去那样保持独立性。这种依附性前景对利比亚国民当然不是好事,却正中西方下怀。

(完)

透视西方民主真相、解读新闻热点事件、剖析舆情事态走向、更多精彩原创时评。
敬请关注网上玩棋牌能赢钱吗微信,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。

扫描加关注

责任编辑:水墨江南

专栏推荐/

随着香港的回归,香港与内地的交流也日趋紧密,华人的地位更是与港英时期不可同日而语。受到了良好教育的香港

中共党员。用事实说话,传递中国好声音。金猴奋起千钧棒,玉宇澄清万里埃。

《日本の恩公蒋介石》作者,人称无风。无党派人士,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。

中共党员,大学本科学历,全国优秀教师,网络知名专栏作家、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。

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,鞭挞社会歪风邪气,矢志不渝,拙笔不坠,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。

西征热门/

一号观察/

军事推荐/

热门专题/

精彩视频/

人民领袖

警惕!“儿童片”儿童不宜!恶搞经

哈桑阿巴斯-叙利亚之殇

今日中国,如您所愿

《辉煌中国》第一集 圆梦工程

军品收藏/

用微信扫一扫

站长素材